永恒的纪念(二)_【中医博览】张斌中医药运用博客
中医博览关于作者

永恒的纪念(二)

中医博览 > 中医人文 > 纪念 大山深处 来自:张斌中医博客(江西遂川) 订阅中医博览
欢迎转载(非商业用途)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
本文网址:http://ZhongYiBoLan.com/blog/1077.html 来自:中医博览(张斌中医运用博客)

  在艰苦的年代,父亲付出了常人不能付出的努力,但他的勤劳和智慧却仍然无法换取一家人的口粮和摭体的单衣,这时,母亲则用她的慈爱哺育我们,母亲让我跟5岁的3姐去田间地头捉蝗虫,然后用蝗虫喂鸡,说让鸡生蛋可以卖,自已则拖着瘦弱的身体,在屋后山上摘些鸡芯磨菇,寻些可食的野菜(不准私种土地),有时也带回些黄蜂的蛹,与一些黑豆拌炒着给我们吃,说是吃了能快些长大。

  当我们中午手拿装着蝗虫的胡芦回来的时候,母亲会给我们一小碗早已煨好的稗子米碎粥,还掺了些米穅,但每次只能小半碗,她自己不吃,连盛着稗子米碎米穅的小鑵子,母亲还要把它藏在楼阁里,说万一我饿晕的时候好应急用。

  为了能有缝衣的用线,母亲会织麻,纺线,然后用用禾杆灰水煮白,煮的时候,母亲都提不起小半桶水,只能一勺一勺的掏,有时会叫我们帮点小忙,母亲总是慈爱的看着我们。

  为了解决照明难题,母亲带着我们到大松树的底下,捡些松香回来,放在片碗上,点燃时嘶嘶作响,火苗一闪一闪的,会引起我的好奇;父亲则会到很远的地方,砍些艾竹子回来,拍破,放田水里浸泡后晒干,插在墙角里点燃,可就亮堂多了,我可以看到父亲刚毅的脸,跟着他继续念着《增广》或《三字经》,偶尔的晚上父亲也会带上我,点着捆好的艾竹火把,到田里去扠些泥鳅回来,只可惜很难有食用油后来只好作罢。

  8岁那年,我跟10岁的同村大哥用角箩挑着家里的食茶籽,到20里外的地方去卖,母亲提心吊胆,用细弱的声音,责备父亲没把我管住,当我把所卖得到钱交到父亲的手里时,父亲只是用手摸摸我的头,然后转过身去,拼命地干着手里的活......

  12岁那年暑假,我到大山里挖野药,所卖的钱,就做一件事,给母亲做了一件蓝色的上衣,自己一分钱也没用。

  想着母亲,缅怀父亲,我,眼泪就象断了线的珠子,久久,久久泣不成声。

  小时的生活好艰苦,但我心里感到很温暖。

  追寻着我的童年生活,思念着我的严父和慈母......

  待续
 

  了解作者 >>>  获得更多中医文章,请订阅中医博览 >>>

  以上文章仅供参考,如有不妥,欢迎批评指正

  联系作者QQ号 250622580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欢迎投稿,收件邮箱 2506225807@qq.com

  本文网址:http://ZhongYiBoLan.com/blog/1077.html

  中医博览网站文章欢迎转载,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网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中医人文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

Search

网站分类

最新评论及回复

访客留言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xxxx-xxxx Your WebSite.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