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博览关于作者

永恒的纪念(五)

  1977年6月份我回到家里。  家,依然还是这样,毫无起色,最痛的是母亲还是患病卧床,父亲依然在为口粮和医药费发愁,一家人要为能请到医生抓到药而绞尽脑汁,煞费苦心,我在邻镇上学时还为了找到给母亲治病的紧缺药依托过家里有能力的同学帮忙......  想到这些,我毅然准备学医,并征求父母的同意,同时也得到了三姐的支持。  在选择学什么医学这件事情上,父亲提出的指导意见是,西医药要由国家掌控,我们平......

永恒的纪念(四)

  在困苦的年代,穷家的孩子要上学读书,不知要花费父母多少心血,父母需要何等的决心和何等的勇气及坚定的信念并为此作出牺牲,这一点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  这道理很简单,事情却很复杂.子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但再巧的媳妇也难做无米之炊,可是作为子女却很少有人用这种思维方式去理解父母,往往在自已不顺心时便对父母心生怨恨而让父母寒心,我们看到这种现象已经很普遍了,有父子反目,有手足相残......  如今......

永恒的纪念(三)

  如今有人提出慈母的角色需要转换,提出虎妈的概念,我想这也许是不同文化冲击的结果,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严父慈母并不误子.   在我五岁那年的一天,父母决心把我送到学校,因为住在大山里,父亲领着我和三姐一同报到,那天早饭时母亲第一次给我们蒸了芙蓉蛋,并默默地看着我们吃......   姐姐用在家时父亲取的名字,父亲也曾按世系给我取了名,但这一天,却找到一位老师,老师也有一张刚毅的脸.父亲虔诚的与老师...

有关于屠呦呦先生首获诺贝尔医学奖

  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先生从中药中分离出青蒿素,首获诺贝尔医学奖,无疑是中国人的骄傲,中医药的骄傲。  因为获将者土生土长,受传统中医药的启发。  但青蒿素不能说是某种概念上的西药发明,因为它不是起源于西医药基础理论,而是一味中药的提取物并受启于《肘后备急方》中“青蒿一握,水一升渍,绞取汁服”可治久疟的线索。   本人认为应该归属中药西用一类,因为青蒿素的用法有别......

永恒的纪念(二)

  在艰苦的年代,父亲付出了常人不能付出的努力,但他的勤劳和智慧却仍然无法换取一家人的口粮和摭体的单衣时,母亲则用她的慈爱哺育我们,母亲让我跟5岁的3姐去田间地头捉蝗虫,然后用蝗虫喂鸡,说让鸡生蛋可以卖,自已则拖着瘦弱的身体,在屋后山上摘些鸡芯磨菇,寻些可食的野菜(不准私种土地),有时也带回些黄蜂的蛹,与一些黑豆拌炒着给我们吃,说是吃了能快些长大。  当我们中午手拿装着蝗虫的胡芦回来的时候,母亲会......

分页:«1»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xxxx-xxxx Your WebSite.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