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博览关于作者

永恒的纪念(十六)

  永恒的纪念(十六)   1984年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回忆的一年,上奉二老于高堂,虽生活简朴,足慰平生;自已事业起步,又得内助贤淑,借助良多,能解后顾之忧,时至秋天,又给我添得一子,二老笑逐颜开,喜见长孙,多了一代人,给茅草之屋颇添许多欢欣和希望,一家人视之为掌上明珠,呵护有加,奶奶犹为爱惜,常常孙不离手,用慈目盯着他长大。   这种甜蜜生活一直持续了好多年,在这期间,突出的问题就是我需要日以继夜

永恒的纪念(十五)

  1984年初,我决心独立行医。设想诊所就开在淋洋街。但阻力不小,许多部门允许你开诊所但不可以开在淋洋街上。那会儿正是改革开放春风刚刚吹到山里头的时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确立刚刚两年。   其次,最大的问题就是启动资金。当时绝大部份人都没有市场目光,唯一一个就是二姐夫,已进入了贸易市场,他只是说了一句“可以贷款”。可接下来是怎么才能贷到的问题。我去问过信用社主任,他一副我...

题八角楼书院

  风雨飘摇二百年,日出沧海落桑田; 乾山乾向魁星阁,桂花香扑梦状元。

永恒的纪念(十四)

       上回说到我的成婚,能在仓促中顺利进行,关键还在我的岳父大人。  岳父本村人氏,当地政界名流,为人忠直仗义,处事公平,乡民感戴,邻里称颂,从年青时任党支部书记开始到学校贫宣队长后至社办主任,享受副科级党委成员政治待遇长达30年之久。  老人一生忠直,喜欢读书人,出于公心,曾在党委会上力荐一位微有争议的本地青年,因此人过后不久即......

永恒的纪念(十三)

       在同年的一次同学聚会上,要好的高中同学看出了我的心事后,把他的妹妹介绍给我认识,征得双方家长许可后,我们便开始相处了。就在我们相处的第2年春天,未婚妻在公社参加民兵集训,用她自已在大山里挖竹笋卖的钱买了匹布,准备做一件上衣,呵呵,说来也是,就这么一件上衣的手工费二元钱她再也拿不出来了,便找我要,可是我当时也拿不出来,为此招到......

分页:«1»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xxxx-xxxx Your WebSite.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