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博览关于作者

永恒的纪念(十九)

       母亲逝世后的日子异常灰暗。父亲成了形影单只,但仍然努力耕种,我们多次劝老人歇息都没做到,我也曾私下考虑帮助父亲再娶,但由于多种原因,终未实现。  由于母亲离去带来的诸多阴霾,我一年多没有理发,儿子多数时间跟随我去诊所,偶也跟着二妹;女儿则是妻子背着在田间地里劳动,真的是在妻子的肩膀上长大,更为艰苦的是,连女儿充饥的饼干钱都时......

永恒的纪念(十八)

      1987年是我一生中最灰暗的一年,这一年我失去了我最亲爱的伟大的母亲。  母亲逝世于这一年的四月四日晚上八点时分。  我清楚地记得四月三日晚上下班回家,与往常一样,妻子在准备一家人的晚饭,儿子躺在奶奶的怀里安祥地睡着,刚满两个月的女儿则睡在摇蓝里,劳累了一天的父亲刚洗完澡回来,正一口一口缓缓地抽着旱烟,其时正好准备插中稻,家里有八九十担......

2016新年献瑞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又到了2016年春节。       对我们来说,时间常常不够用,似乎天天有做不完的事,挤都很难挤出时间来,这可能是上了年纪,精力不行了的缘故,或许还因为其他什么,但我一下子说不清,道不明。  春节,是中国人的传统节日。  春节就意味着辞旧迎新,该适当总结一下过去,同时展望一下将来,这是该例行的一件事,所以本以此,早......

永恒的纪念(十七)

  就因为这样四内弟便在这一年的仲春来到了我的诊所,来时只带着一只热水瓶,还是大内兄结婚时收到的。  找齐了我学过的所有书籍和资料让他学习,每天他做的事情就是只管看他的书,我还必须管他午饭,时常还给点零花钱。可半年下来之后却发现不对劲,人们似乎都不愿接触他,我便找一老同行探究,老先生说:"你不用操心,单凭他那苍白的睑色,人们便恐惧,远而畏之。"  当晩回家后与妻子说起此事,妻子......

河道

  河道湾湾枉自清,芳草凄凄衬伊人; 洗衣人污洗衣水,洗衣水养洗衣人....

分页:«1»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xxxx-xxxx Your WebSite.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