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博览关于作者

形形色色的治癌专家(五)

中医博览 > 肿瘤探讨 > 治癌专家 来自:张斌中医博客(江西遂川) 订阅中医博览
欢迎转载(非商业用途)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
本文网址:http://ZhongYiBoLan.com/blog/834.html 来自:中医博览(张斌中医运用博客)

  形形色色的治癌专家(五)

  当代中医肿瘤专家李忠

  “现代”中医咋治癌?

  导言:中医治癌有两、三千年的历史,在现代西医传入中国以前,癌肿完全依靠中医中药手段治疗,大家熟知的关公“刮骨疗毒”传奇故事,应该就是中医“手术”治疗骨肿瘤的民间传说。

  西医对肿瘤的治疗,除了手术切除外,前期大多也是依靠相关矿物、植物的提取物合成药剂对症治疗。真正广泛开展放射治疗和化学治疗也不过百八十年的时间,化疗在我国正式纳入癌症治疗“序列”也就是从孙燕、管忠震开始,至今也刚刚50年左右。

  中医治癌不仅历史悠久,而且应用范围相当广泛。只是由于建国初期中央某大人物曾经对中医存有偏见,一度严重影响了中医事业的健康发展。后来虽然也倡导过“西学中”、“中学西”运动,鼓励中西医结合。但是由于西医实行学院制人才培养模式,先后造就了大批的西医,而中医沿袭的师承模式影响了中医人才的培养,特别是随着西医解剖学、诊断学等基础医学研究的大力发展,医疗卫生政策法规以西医界定为标准,西医实际已经占领了现代医学的“霸主”地位。

  在癌症治疗领域,手术、化疗、放疗渐渐成了三大“传统”手段,而中医除了“扶正”的配角作用外,基本没有用武之地,慢慢也就成了三大手段的补充;有些患者在被西医手段“折腾”到基本“不行”的最后关头,才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心态,找中医碰碰“运气”。因此,中医对癌症的治疗大都面临着晚期、末期、临终关怀期的病人状态,如果这样还能治好一些患者,真的就是“起死回生”、“妙手回春”。而此前病人还有更多机会的时候,往往都给了西医三大手段施展功夫的“广阔天地”,中药即使用一些也只是辅佐化疗、放疗的配合药,形象地说,就是给手术和放化疗所必然带来的严重副作用“擦屁股”、“补窟窿”。因此,这时的中医,越是开具“治疗”成分多的药,越显得没有效能,因为药物相克,功能不仅抵消大部,而且有时还会造成恶果的叠加效应。

  许多的传统中医师,特别是自认为有着相当造诣和功底的中医专家,坚持要走自己的治癌道路,有不少中医大师也用大量的临床案例证明了中医治癌的功效,但是,面临诸多现代西医科学标准的检验,中医治癌毕竟还难以形成自己的理论体系和检验、诊疗系统(注:《中医治癌标准教程》附后。该教程目前正在“东南大学临床医学院”中医肿瘤学适用),其从《黄帝内经》沿袭下来的诊疗思想体系,与突飞猛进的西方现代基础医学研究已经越来越“沟通”有限,有如“牛郎会织女”相见两无言。

  也许有不少人还不清楚,尽管举国上下、大街小巷现在都有不少宣传中药治癌的“膏、丹、丸、散”、片剂、胶囊或口服液,但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诸位,直到今天,全中国还没有任何一种治疗癌症的中成药获得国家的“认可”批准!那些所谓“神奇”、“万能”、“独特”、“祖传”的“神秘”中成药,都无一例外是癌症的“辅助治疗”药,或者干脆就是“三无”假药!

  接下来,我想介绍一位现代中医治癌的典型代表,北京东直门医院肿瘤科主任李忠博士。他虽然是中医治癌专家,但其思想解放,勇于开拓进取,学贯中西,被现代医学界、特别是西医肿瘤专家颇为认可。其“先进”的癌症研究理论,为中医治癌开辟了更为广阔的天地。

  李 忠博士  (著名中医肿瘤临床专家,主任医师、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北京东直门医院肿瘤科主任。其头衔很多,摘要如下:北京中医药大学首批临床肿瘤学博士,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秘书长,北京中西医结合学会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抗癌学会中西医结合专业委员会委员等等)

  目前,在众多虚假医药广告中,中医治癌的广告占了非常大的比例。对此,李忠认为,当前治疗癌症的药品总体疗效确实没有能够非常理想的,治好只是一个期望,但是能不能达到这个水平、能不能达到这个目标还有待探讨。因为肿瘤是目前危害人类健康的重大疾病,而且这种病治疗起来存在困难,疗效上存在问题,加之人们对肿瘤的认识还很不全面,所以造成了治癌广告居高不下。很多老百姓只是知道癌症很难治,但是并不知道怎么治。所以患者和家属往往抱着一种幻想,听说哪儿能治好就去,对这个病的整体的发展以及科技发展的现状没有认识。

  许多中医治疗肿瘤的广告说能让肿瘤完全消失,能够迅速的怎么样……这些东西实际上从文字上看,或者懂医疗知识的人就很容易知道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都是虚假的,但是为什么那么多老百姓相信它,就是因为抱着幻想,有点撞大运的幻想——我去了万一能治好呢,实际上不太现实。有的人就是不管什么办法,只要是听说的办法都试一试,所以造成了这种广告、这种用药的盲目性。

  如果我们有条件建立专门讲癌症的讲坛,把癌症的治疗方法、癌症目前的治疗现状都给大家介绍清楚,这样,大家就很明确的知道,现在医学界或者中医到底研究到什么程度,这样恐怕就不会有那么多人去让虚假广告欺骗了(注:国家明令禁止治癌药品广告发布,所有的抗癌药广告全属违法)。

  李忠和他的“细胞还原抑瘤疗法”

  李忠率队研制的“细胞还原抑瘤疗法”,对中医治疗肿瘤理论和思路都有了新的认识,首次提出了“癌”的状态论,从全新的角度解析了癌的病机关键,根据对肿瘤病机的新认识,提出了肿瘤治疗的新法则--固摄法。

  一、关于“癌”概念的中医再认识——“癌状态论”

  现代医学认为对癌是机体在各种致癌因素的作用下,局部组织异常增生而形成的新生物。癌细胞就是异常增生的细胞。英文称为Cancer ,原意为“螃蟹”。形容"癌"的无规律性,像螃蟹一样的横行霸道,不受任何约束,任意繁殖,可向周围扩散,不管是硬如石的骨质,还是韧如牛皮的筋膜,都可以被这个号称螃蟹的“癌”侵犯损害。

  中医称癌为岩、积聚、症瘕,认为其多由于正气不足,气滞、血瘀、痰凝、湿聚日久凝聚而成的产物。一个认为是新生物,一个认为是病理产物,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似乎并没有将“癌”到底是什么说清楚。所以,“癌”的治疗一直很茫然。现代医学围绕着这种认识,开展了以攻击、杀灭癌细胞为主的各种治疗,如手术、化疗、放疗等。而目前的中医根据自身的认识,也开展了针对气滞、血瘀、痰凝、湿聚这些病理产物为主的治疗,采用理气、化瘀、化痰、除湿等一系列方法。现代肿瘤临床治癌疗效如何呢?这不须我们细说,大家恐怕都心知肚明!

  我们应该不断地问“癌到底是什么呢?”这个问题的解决才是我们开启肿瘤治疗大门的金钥匙!其实,我认为“癌”即不是一种细胞,也不是痰或瘀。“癌”应该是一种状态,我们暂且称它为“癌状态”。这是一种人与自然,人体内部五脏六腑之间失衡的状态。

  现代医学认为癌细胞是由机体细胞而来的,不是外来的。肿瘤的形成与内外因关系密切。从分子生物学角度分析可能是由于基因调控的失调,破坏了正常细胞生长的平衡调节,使细胞生长失去正常控制。同时,正常免疫功能缺陷也是癌发生的条件。明确了肿瘤发生与机体内外变化的相关性。

  中医学一贯强调“天人相应”和“整体性”,人与自然之间不断进行物质和能量的交换,以维持阴阳动态平衡。同时,人体内各系统之间亦不断进行物质和能量的交换,维持着各系统间的阴阳动态平衡。这些现象正是“耗散结构”在人的生命体中的具体表现,现代研究表明:人的生命体正是一个远离平衡态的开放系统,他与外界交换物质和能量的通道除了“吃”这种粗放的通道外,更重要的是通过经络系统的“浮络”及各个穴位到内连五脏六腑的“经脉”这个精细的通道而完成的。这是保证完成“大生理功能”物质和能量供应的主要途径。经络中的精微物质能与每一个细胞接触,通过细胞膜上的离子通道能与细胞中的所有物质接触,所以才有完成“大生理功能”的条件和机会。

  人体与自然、体内各系统、细胞内外时刻都处于一种动态的阴阳平衡中。正如《黄帝内经》所言:“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乎天气,其生五、其气三,数犯此者,则邪气伤人,此寿命之本也。”又言“天之气,清净则志意治,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散解,此谓自伤,气之削也。”说明了人体与自然的统一性。

  由于各种内外因作用,破坏了人体与自然的动态平衡,使阴阳失和,容易导致疾病产生。《黄帝内经》曰:“凡阴阳之要,阳密乃固,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是谓圣度。故阳强不能密,阴气乃绝,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人体与自然界阴阳动态平衡的失调,进一步会影响体内各脏腑间平衡,使五脏之气运行失调,经络气血流行不畅,正气受阻,邪气滋生,久之,癌毒内生。正如:《灵枢•百病始生篇》云:“是故虚邪之中人也,始于皮肤……留而不去,则传舍于络脉……留而不去,传舍于经……留而不去,传舍于输……留而不去,传舍于伏冲之脉……留而不去,传舍于肠胃……留而不去,传舍于肠胃之外,募原之间。留著于脉,稽留而不去,息而成积。或著孙脉,或著络脉,或著经脉,或著输脉,或著于伏冲之脉,或著于膂筋,或著于胃肠之募原,上连于缓筋,邪气淫佚,不可胜论。”现代医学所言肿瘤细胞是由机体细胞而来的,与传统医学的癌毒内生有不谋而合之处。

  从上述分析细胞癌变实质上就是由于体内平衡失调,导致细胞内外阴阳失和,阳气不能内固,促进细胞分化的原动力不足而造成的细胞突变,形成癌瘤。

  二、全新解析癌的病机

  病机即指疾病的发生、发展、变化及其结局的机理。《内经》曾言:“审察病机,无失气宜。”“谨守病机,各司其属。”将病机提高到“审察”、“谨守”的高度来论述,可见病机在辨证中的意义。从临床看,肿瘤的治疗自始至终贯穿了“病机中心论”的思想。那么,肿瘤的病机到底是什么呢?下面将从一个全新的角度,来解析这一问题。

  (一)“阴阳气不相顺接”是癌的病机基础

  肿瘤属中医“积聚”、“症瘕”、“岩”、“失荣”、“石疽”等范畴。其病因病机变化多端,痰、瘀、热、毒、虚等常混杂为患,临床表现各异,大多阴阳乖违,寒热错杂,同一机体内同时存在截然相反的病理现象,这些症状特征与《伤寒论》厥阴病有许多不谋而合之处。我根据多年临床经验,结合研读《内经》、《伤寒论》等古代经典的感悟,认为肿瘤的病位在厥阴,其病机基础在于阴阳气不相顺接,其证属阴阳错杂、寒热混淆。

  (二)“耗散”是癌的病机转化关键

  肿瘤病机转化中最重要的特点可概括为“耗散”,体现在两个方面即正气耗散与邪毒扩散趋势,在不同肿瘤及肿瘤的不同阶段(病程)中有不同程度的体现。换言之,肿瘤病机的本质性特征,一是肿瘤患者自始至终表现正气耗散、正虚失于固摄的过程,一是癌毒本身具有易于扩散转移的特性。从生理上讲,正气与癌毒之间的关系表现为:正气具有抗癌、固癌的双重作用,正气具有抗邪的本能,癌毒一旦产生,正气即作出反应,发挥其抗癌能力;正气还具有固摄癌毒,抑制癌毒扩散的作用,这一作用贯穿疾病全程。只有在癌毒的扩散能力超过了正气的固摄能力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癌毒扩散,肿瘤转移。从病理上讲,正虚与癌毒又互相联系,互相影响:正虚是导致癌毒产生的病理基础,如《医学汇编》所谓“正气虚则为岩”。同时,正虚失于固摄,又使癌毒更易于扩散,形成转移;癌毒耗散正气,又可以加重正虚。双方力量对比处于动态变化中,疾病初期,正气的抗癌、固癌能力尚强于癌毒的致病力,癌毒深伏,扩散趋势受到一定程度的抑制,临床常无明显症状和体征;随着正气的耗散,正虚进一步加重,癌毒的致病力超过正气的抗病力,疾病进展,出现临床症状和体征,癌毒发生扩散,形成转移,进入中期;恶性肿瘤晚期,毒势鸱张,邪毒淫溢,流散四方,正气大虚,逐渐出现阳虚阴竭,阴阳离决而死亡。

  (三)气滞血瘀痰凝是“癌”病机的外在表现

  多年的中医肿瘤研究,一直围绕着气滞、血瘀、痰凝,许多学者认为肿瘤发生的基本病机就在于气滞、血瘀、痰凝,并由此开展了系列研究,形成了肿瘤“气郁为主论”、“血瘀为主论”、“痰邪为主论”等病机学说。创立了“疏肝理气”、“活血化瘀”、“化痰散结”等肿瘤治疗大法。但是气滞、血瘀、痰凝到底与肿瘤发病有何关系?我们研究似乎存在着许多困惑与疑问。

  我们认为“癌”即不是一种细胞,也不是痰或瘀。“癌”应该是一种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呈现出气滞、血瘀、痰凝的病理环境,加之癌毒内生耗伤正气,正气不能内守,导致正从邪化,使正常的气血转化为“恶气”、“恶血”,从而出现“癌瘤”。在这一过程中,气滞、血瘀、痰凝为机体肿瘤发病创造了必要的土壤环境,同时,癌瘤的发生又加重了气滞、血瘀、痰凝的程度,使机体在外在表象上呈现出气滞、血瘀、痰凝的状态。

  三、中医肿瘤临床治法的新认识—固摄法

  根据我们创立的肿瘤“耗散病机假说”的新认识,结合临床实际,形成了具有特色的中医治抗癌新法--固摄法。

  固摄法治疗恶性肿瘤,其作用机制是通过:①固摄正气,防止正气的耗散,纠正正虚失固的状态;②固摄癌毒,防止或减少癌毒的扩散与转移。正气本身具有对癌毒的固摄收束作用,在“正虚”状态下,癌毒的扩散与转移趋势超过了正气的防护约束力,疾病便会进展。在固摄法对正气及癌毒的双重作用下,正气的耗散趋势得到抑制,正气水平得以提升,抗癌、固摄癌毒的能力增强,癌毒的扩散转移趋势同时受到抑制。此即固摄法的立意所在。

  四、肿瘤中医临证用药思路

  肿瘤发病是一个复杂的动态变化过程,由于肿瘤的发病特点,决定了发病过程中证候变化的多样性和病机变化的复杂性。因此,临床用药更应从繁杂的变化抓住主要特征,寻找用药和组方规律,才能取得良好的临床效果。笔者根据自身的临床实践,提出了肿瘤中医临证用药思路。

  (一)紧扣主体特征,确定治疗用药

  肿瘤作为一大类疾病的总称,临床中往往体现出共同的基本病机特点,即正气不足。而相同部位和性质的肿瘤临床中亦能发现其共同的中心症候群和总的病机特点,如肺癌患者往往以咳嗽、胸痛、咯血、发热、消瘦为中心症候特点,而以气阴两虚为基本病机特点,所以,临床辨治中应首先分析、掌握相同肿瘤性疾病的共同特点,了解其共性特征,总结其治疗规律和用药特色。

  (二)辨析动态特征,随证灵活加减

  不同个体、不同病期、不同生物学特性的肿瘤,临床表现、病机和用药亦有所差异,因此,在充分分析共性的基础上,掌握个性特征,全面辨析动态特征,随证灵活加减对于肿瘤临床治疗至关重要,只有这样,才能达到最佳的治疗效果。

  (三)注重辨证与辨病结合

  辨证论治是中医学的精髓,肿瘤作为临床症状复杂,病情多变的一类疾病,临床中更应掌握好辨证,才能及时、准确把握疾病发展的动态。同时,肿瘤作为一类特殊的疾病,由于部位不同,肿瘤生物学特性各异,又有其各自的发展规律和特点,因此,笔者认为临床中只有将辨病与辨证相结合,针对性地使用中药,可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四)合理使用有毒药物

  《素问.五常政大论》曰“大毒治病,十去其六,常毒治病,十去其七,小毒治病,十去其八,无毒治病,十去其九。”“无使过之,伤其正也。”但在使用攻毒药的同时,强调应照顾正气,合理配伍且注意药物的合理炮炙,选择适宜剂型,这样即可以发挥其治癌作用,又可以减少其不良反应。

  (五)巧妙配伍温化药物

  肿瘤属阴瘤,临床亦证实:体质偏寒的人患肿瘤居多,而肿瘤病人中寒症居多,特别是肿瘤发展到晚期往往兼有阳虚症候,如畏寒肢冷,气短而喘,神疲乏力,少气懒言,面色恍白,浮肿,小便清长,大便溏薄,脉沉迟等,或为水气病,或为恶性积液。所以,临床用药中,一定注意以温药和之,常加入温阳散结之品。肿瘤病人温阳不仅仅是治疗阳虚,还可增强脏腑功能,促进气血运行,津液代谢。

  五、中医肿瘤创新科研与发展建议

  如何在保持中医特色的基础上,引入现代最新的肿瘤研究成果,使中医肿瘤学术发展与国际肿瘤研究接轨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我们考虑,中医肿瘤创新科研与发展应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

  (一)文献与经验的整理

  中医药学的发展来源于临床,传统文献资料和经验是中医学发展的基石。传统中医文献中蕴涵了丰富的经验总结,所以中医肿瘤学的发展必须落实了传统中医文献与经验的整理与研究。

  1、加强对中医药古籍文献的研究

  2、加强对名老中医及民间经验的整理和继承,从中寻找更好的肿瘤治疗的思路与方药。

  3、临床规范化与疗效标准的确定。中医肿瘤临床疗效标准的确立,将为中医肿瘤临床科研提供更可靠的基础。

  4、提高中医临床医师的整体水平。强化中医基本功的训练和临床科研能力的培养,开展系统、规范化的中医肿瘤培训。

  5、建立规范的中医抗癌制剂临床应用指南。避免临床的盲目应用;建立有效、合理、规范,有指导意义的中医规范化治疗的临床指引。

  6、从中医药治疗特色出发,制定符合中医临床的疗效判定标准

  7、开展多中心、随机、大样本的临床研究,为中医肿瘤研究提供更科学的依据。

  (二)强化实验研究,阐明中医药治疗肿瘤的内在机制

  如何利用现代分子生物学技术更深刻地阐明中医抗肿瘤的内在本质是中医肿瘤学术发展的关键。

  1、提高中医肿瘤研究的整体水平。强化临床与实验研究的有机结合,避免从实验到实验的简单研究模式,避免单纯追求高新指标的所谓的机制研究。

  2、积极开展中医药抗多药耐药、对放化疗减毒增敏、对肿瘤血管生成及靶向作用的研究。

  (三)重视中医抗肿瘤新药与新剂型的研究

  中医抗肿瘤药物的研究是目前中医肿瘤治疗发展的关键。其研究从以下几个方面开展。

  1、注重中医抗癌复方研究

  2、加强抗癌药物单体的研究

  3、开展抗癌中药新剂型的研究

  附:恶性肿瘤中医治疗基本法则(教案)

  东南大学临床医学院肿瘤学教研室  李苏宜

  在与恶性肿瘤斗争的漫长岁月里,中医学形成了较为系统的肿瘤病因、病机理论及与之相应的治疗法则,并积累了中药在恶性肿瘤治疗中的正反两方面的丰富经验。

  一、病因病机和转归之辩证法则

  中医药治疗恶性肿瘤,有其独特的分析疾病的思路--辩证。辩证就是运用通过望、闻、问、切四诊收集病史、临床症状与体症,以八纲结合脏腑等辩证纲领来归纳、分析病情,从而明确疾病的本质,掌握其变化规律。

  《内经》中对“积聚”等一类肿瘤病的认识就是“壮人无疾,虚人则有之”,“邪之所凑,其气必虚;正气内存,邪不可干”。在数千年的中医文献中,关于肿瘤病的发病原因,大多遵循《内经》这种“因虚致疾”的理论而阐述,如《医宗必读》谓:“积之成也,正气不足,而后邪气距之。”,当然,这里所说的“正气”,既指机体的正常生理活动,也指机体的抗病能力。近年来,众多的中医工作者根据这种理论提出了恶性肿瘤发病的“内虚”学说,这种学说认为,由于脏腑经络气血功能的失调,不能抵御外邪的侵袭和/或产生气滞、血瘀、痰湿、毒热等病理产物,最终导致痰、湿、瘀、毒的积聚或脏腑生理功能的偏盛偏衰,从而形成肿物。因此,恶性肿瘤的病因含两个方面:其一,正气亏虚,抵御外邪的能力下降,邪气乘虚而入。其二,脏腑功能失调或亏损,导致气血津液运行不畅,聚而成积聚之物即肿瘤。因此,正先虚,邪后距,总之,肿瘤的形成是“正”与“邪”的关系,正虚为本,邪昌是标。

  正气亏虚始终对肿物的发生发展起主导作用。“积聚”早期虽以实证居多,但仍存在着微弱的正虚。于中期时,正气逐步虚弱,然尚可抗邪,此时,邪正交争,临床多为虚实夹杂的证候。晚期时则正气大虚,无力抗邪,邪气昌盛,元阳衰微,阴液耗竭,各种“虚劳”表现较为突出,此时病情危重。

  综上所述,正气先虚而邪气后踞之乃痰、湿、瘀、毒“积聚”之因,损于经络,及脏腹之内外,此乃病机,致阴阳失和、气血阻滞,临床表现为气滞血瘀、痰湿结聚、毒热蕴结、脏腑失调、气血亏虚,此时阴阳失衡、肿块形成,因不同病期而表为虚证、实证、或虚实夹杂。

  二、扶正固本之治则

  意为扶助正气,固植本原,调节机体阴阳平衡,调节气血、脏腑、经络功能之平衡。本法则在临床上应用于提高机体免疫能力、减轻化疗放疗手术三大抗癌治疗手段对机体的损伤作用、防止复发及转移、延长生存期。常用有如下几种。

  1. 补气养血法  适用于气血两虚证。此证见于肿瘤病人的手术、化疗、放疗后,因上述治疗手段耗伤气血或中、晚期病人由于久病消耗,气血两虚。表现为出现头晕目眩、少气懒言、乏力自汗、面色淡白或微黄、心悸失眠、唇舌指甲色淡、脉象细速。治用人参、党参、黄芪、白术、云苓、黄精、山药、白芍、枸杞、熟地、阿胶、丹参、制首乌、龙眼肉、甘草等。根据“气为血之帅,血为气之母”的气与血关系来灵活掌握本法。气虚往往合并气滞、或合并血瘀,合并气滞时并用行气之品,宜用温和之品,忌用破气散气之物,气虚合并血瘀时当和议活血化瘀之品,忌用破血、散血、耗血之品。

  2. 滋阴养血法  多指滋养肾阴,肾因为一身阴液之根本,肾阴耗伤则必致阴血枯涸。多见于中晚期病人,因发热、感染、毒血症等致阴液亏损,或合并咯血、便血等出血症状以后,或有效抗癌治疗以后,表现为潮热、咽干燥、五心烦热、头昏耳鸣、舌红无苔、大便干结。治用当归、白芍、枸杞、熟地、女贞子、沙参、制首乌、龙眼肉、红枣、鸡血藤、紫河车、龟板胶、玄参等。由于本法所用药物多为性质粘腻或性味偏凉,久用则易碍胃助湿而出现纳差、腹胀等证,常需配合健脾理气之法同用。

  3. 养阴生津法  晚期病人多为阴津绝对不足,阳热相对过亢。临床表现为形体消瘦、午后低热、手足心热、口渴咽干、大便燥结、尿赤、夜寐不安,舌红苔薄、脉细弱数,治以养阴清热、生津润燥,药用北沙参、天寸冬、花粉、石斛、玉竹、玄参、淮山药、生地、枸杞子、知母、鳖甲、乌梅、五味子等,重在养肺胃之阴,临床上多用于肺癌、食管癌、鼻咽癌等的治疗。因与滋阴养血法类似,当少佐以健脾理气之品。

  4. 温肾化阳法  肾阳为一身阳气之根,是脏腑阳气的策源地。肾阳虚,则诸脏腑之阳气皆虚。临床上常见于中晚期病人,或放化疗后病人。可见形憔肢冷、神疲乏力、腰酸冷痛、尿频而清、大便溏薄、舌淡质胖、苔薄白、脉沉细等。药用熟附子、仙茅、补骨脂、冬虫夏草、杜仲等。同时注意肾之阴阳平衡,配合使用补肾滋阴之品,以取阴中求阳,使阳有所依附。因本法药多温燥,对于阴虚火旺之候者,当慎用,以免助火劫阴。

  5. 健脾和胃法  脾胃为后天之本,是人身水谷精微之化生地,是气血生化之源。脾胃一亏,必然导致气血亏虚,同时,又因脾胃主运化水湿,脾胃虚,则可聚湿、生痰。脾胃气虚证常见于中晚期病人及大手术、强烈化疗之后的病人,表现为食欲减退、饭后腹胀、恶心呕吐、神疲困倦、气短懒言、大便溏薄、舌淡质胖、边有齿痕、舌苔薄白、脉博细弱等。治用人参、党参、太子参、黄杞、白术、淮山药、炒扁豆、茯苓、薏苡仁、陈皮、大枣、炙甘草等。对于存在水肿者,当配合使用利水之法,脾虚生痰者可配合应用化痰之品,脾虚气陷者当用升提之法,胃阴不足者合用养胃阴,食积不化者当合用消食之品。

  6. 健脾益肾法  肾为先天之本,元阴元阳之根,脾为后天之本,全血生化之源,故脾肾在人体的作用极为重要。晚期癌症病人常见脾肾两败的表现。表现为形疲乏力、眩晕耳鸣、面色萎黄、精神不振、少气懒炎、纳减腹胀、四肢不温、大便溏薄、舌淡苔腻、脉沉细。药用人参、党参、白术、茯苓、黄芪、山药、甘草、附子、肉桂、淫羊藿、菟丝子、补骨脂、巴戟叉、枸杞子、女贞子、首乌、熟地、紫河车、生地等。

  三、祛邪抗癌法

  前已述及,“积聚”乃正气不足,邪气踞之所致。因此,在治疗中既要注意扶正,又要注意祛邪。应实则泻之、留者攻之、结者散之、坚者消之,以达到“邪祛正复”的目的,其实,本法中的大部分内容依然是通过调整阴阳平衡来实现。如下数法。

  1. 疏肝理气法  “七情”即情志的过激,往往是“积聚”发生发展的促进因素。本法是通过调畅气机,来改善机体的多种紊乱状态,而且其本身也有抗癌作用。主要用于因肝气瘀结所致的情志抑郁、悲观、消沉、胸闷、肠胁胀满或疼痛、纳食减少、脘腹胀满、燥烦失眠、月经不调、腰骶胀痛等,以及胃癌、食管癌的咽下不利、嗳气泛恶、呕吐,肠癌出现的下腹胀痛、大便里急后重,乳岩的肝区胀满、乳房胀疼等症。治以疏肝解郁、理气散结。药用橘皮、枳壳、佛手、香橼、青皮、枳实、广木香、元胡、广郁金、八月扎、大茴香、沉香、川朴、丁香等。应用本法应注意兼症如血瘀、痰凝、湿热、食积、血虚等的用药加减。本范法用药多辛香而燥,重用久之有化燥、伤阴、助火之弊病。

  2. 活血化瘀法  血瘀在“积聚”的发生发展之转归中作用甚大,为重要病机。肿瘤发生远端转移系血瘀这一罪魁祸首。本法为恶性肿瘤的常用治疗法则。血瘀症的表现有①肿块,触之坚硬,凸凹不平,固定不移,日渐增大,或有疼痛,疼有定处;②出血,反复出血,屡止屡起,血色紫黑,或夹有血块;③发热,中低热而缠绵不退,兼见面色萎黄暗黑;④瘀血阻滞部位的表现:噎膈、黄疸、癃闭、痉挛、鼓胀;⑤舌脉,舌质暗紫,或有瘀点、瘀斑,或有舌下静脉增粗,脉涩滞。药用当归、川芎、丹参、赤芍、益母草、月季花、桃仁、红花、鸡血藤、凌霄花、三七、乳香、没药、三棱、文术、五灵脂、石打川、马鞭草、虎杖、肿节风、水红花子、牛夕、皂角刺、穿山甲、土元、水蛭、虻虫、血蝎等应用本法应注意辩证求因,因寒致瘀者当温阳化瘀,气滞血瘀者当行气化瘀,气虚血瘀者当补气化瘀,痰瘀互结者当化痰散瘀,毒瘀互结者当解毒化瘀。不可凡肿块皆活血破瘀,应在审证求因后应用,若应用不当,会出现相反结果。

  3. 化痰祛湿法  外感六淫之邪,内伤肺脾肾三脏,影响津液的正常敷布与排泄,可致湿聚、痰凝。表现为胸脘痞满、胃纳不佳、呕恶痰聚、足胫跗肿、皮肤黄疸、大便溏薄,浆膜腔积液,无名肿物,舌苔厚腻、脉濡或滑。治用瓜娄、皂角刺、半夏、白芥子、山慈菇、杏仁、前胡、苍术、茯苓、佩兰、生苡仁、车前子、金钱草、木通、防已、猪苓、木瓜、独活等。应用时期与健脾和胃法合用。并根据痰湿与气、热、虚、瘀的关系,辨别孰轻孰重,而后择要用之。

  4. 软坚散结法  软其坚块,散其集聚之法。常配合使用扶正固本法则,如活血、理气、解毒、化痰等。因单纯依赖中医中药缩小肿瘤块在临床上缺乏确凿的证据,故目前本法已不常用。药物有昆布、海藻、土鳖虫、瓜娄、八月扎、莪术、鳖甲等。

  5. 清热解毒法  适用于身热头痛、目赤面红、口干舌燥、五心烦热、尿黄便秘,肿块局部的灼热疼痛、舌质红、苔薄黄、脉数或细数。药用蛇舌草、二花、野菊花、连翘、半边莲、半枝莲、七叶一枝花、蒲公英、地丁、白头翁、黄柏、山豆根、鱼腥草、大青叶、龙胆草、板兰根、黄莲、黄芩、苦参、鸦胆子等。所用药物多为寒凉之品,故易伤脾败胃,应与健脾和胃之品合用。同时注意养阴凉血。

  6. 以毒攻毒法  此法毒性较大,因临床疗效不确切,目前少用。常用药物有斑蟊、蜂房、蜈蚣、蟾蜍、硇砂、雄黄、马前子、洋金花、生半夏等。应用时应配合适用扶正固本法则。

  以上诸法,当以活血化瘀和清热解毒法最为常用,方显出中医药在抗肿瘤治疗中之优势。

  四、恶性肿瘤常见症状之处理

  (一)疼痛  癌性疼痛之病机在于气结、气滞、湿阻、血瘀、亏虚。因此在治疗上常采用活血、软坚、理气、化痰、补虚等治则。内服中药则运用中医辩证选用以上治则并根据经络的走行选加药物。中药的外敷具有较好的治疗效果,且毒性小,易于接受。

  (二)发热  这里是指癌性发热。癌性发热大体分为六型。具体治则为:①肝经郁热--丹栀逍遥散加减;②瘀血内阻--血府逐瘀汤加减;③湿热内蕴--甘露消毒丹加减;④气虚血亏--参芪四物汤加味;⑤气虚阳浮--补中益气汤加减;⑥阴虚发热--清骨散加味。此外,安宫牛黄丸、紫血丹、至宝丹对实证发热也有疗效,可配合使用。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7c33e04d0100tylk.html  

  了解作者 >>>  获得更多中医文章,请订阅中医博览 >>>

  以上文章仅供参考,如有不妥,欢迎批评指正

  联系作者QQ号 250622580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欢迎投稿,收件邮箱 2506225807@qq.com

  本文网址:http://ZhongYiBoLan.com/blog/834.html

  中医博览网站文章欢迎转载,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网址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肿瘤探讨文章排行

最新文章

Search

网站分类

最新评论及回复

访客留言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xxxx-xxxx Your WebSite.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