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博览关于作者

永恒的纪念(六)

   这年的10月1号我开始在公社总机室代班。  总机室就设在机关大院内,前面一间是接待室,后面是机房,上班时总机房门多是关着,我也少有出去,两耳不闻窗外事;尽管左边紧挨政府机关一号办公室,但我并不往那边走动,往深层来说既沒时间也不允许,一号办公室是党委、政府、人武部的联合办公地,总机室的右边是广播站、电影队、机关食堂,院内还有当时的其他尚未独立出去的事业机构,如营业所、信用社、农技服务......

永恒的纪念(五)

  1977年6月份我回到家里。  家,依然还是这样,毫无起色,最痛的是母亲还是患病卧床,父亲依然在为口粮和医药费发愁,一家人要为能请到医生抓到药而绞尽脑汁,煞费苦心,我在邻镇上学时还为了找到给母亲治病的紧缺药依托过家里有能力的同学帮忙......  想到这些,我毅然准备学医,并征求父母的同意,同时也得到了三姐的支持。  在选择学什么医学这件事情上,父亲提出的指导意见是,西医药要由国家掌控,我们平......

永恒的纪念(四)

  在困苦的年代,穷家的孩子要上学读书,不知要花费父母多少心血,父母需要何等的决心和何等的勇气及坚定的信念并为此作出牺牲,这一点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  这道理很简单,事情却很复杂.子女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但再巧的媳妇也难做无米之炊,可是作为子女却很少有人用这种思维方式去理解父母,往往在自已不顺心时便对父母心生怨恨而让父母寒心,我们看到这种现象已经很普遍了,有父子反目,有手足相残......  如今......

永恒的纪念(三)

  如今有人提出慈母的角色需要转换,提出虎妈的概念,我想这也许是不同文化冲击的结果,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严父慈母并不误子.   在我五岁那年的一天,父母决心把我送到学校,因为住在大山里,父亲领着我和三姐一同报到,那天早饭时母亲第一次给我们蒸了芙蓉蛋,并默默地看着我们吃......   姐姐用在家时父亲取的名字,父亲也曾按世系给我取了名,但这一天,却找到一位老师,老师也有一张刚毅的脸.父亲虔诚的与老师...

有关于屠呦呦先生首获诺贝尔医学奖

  中国女科学家屠呦呦先生从中药中分离出青蒿素,首获诺贝尔医学奖,无疑是中国人的骄傲,中医药的骄傲。  因为获将者土生土长,受传统中医药的启发。  但青蒿素不能说是某种概念上的西药发明,因为它不是起源于西医药基础理论,而是一味中药的提取物并受启于《肘后备急方》中“青蒿一握,水一升渍,绞取汁服”可治久疟的线索。   本人认为应该归属中药西用一类,因为青蒿素的用法有别......

永恒的纪念(二)

  在艰苦的年代,父亲付出了常人不能付出的努力,但他的勤劳和智慧却仍然无法换取一家人的口粮和摭体的单衣时,母亲则用她的慈爱哺育我们,母亲让我跟5岁的3姐去田间地头捉蝗虫,然后用蝗虫喂鸡,说让鸡生蛋可以卖,自已则拖着瘦弱的身体,在屋后山上摘些鸡芯磨菇,寻些可食的野菜(不准私种土地),有时也带回些黄蜂的蛹,与一些黑豆拌炒着给我们吃,说是吃了能快些长大。  当我们中午手拿装着蝗虫的胡芦回来的时候,母亲会......

永恒的纪念(一)

  父亲离开我们7年,母亲也离开28年了,但在我的心中父母一直没有离开过我,一直在看着我一路走过。  我也曾前发表过纪念父母的文字,但一路走来,从沒有过象现在这样对父母的强烈思念。  父亲年近40时,我才来到这个世上,排行第4了(上有3个姐姐,下还有3个妹妹),是家中的唯一的男孩,是在父母艰苦岁月中用命根子的情怀养育长大;打自己记事的时候开始,父亲给我的印象是严厉的,形象也高大而威武,以至父亲晚年......

大山深处

  写在前面  有好长时间没有更新网站內容了。  里边的原因很多,其中重要的一点,感觉对中医理论感兴趣的人并不多,中医理念不为世人了解的现象还是这样,中医依然还是墙内开花墙外香景象......  不知道是缘于身处大山的缘故,还是由于落伍于时代浪潮的原因,或者是其他什么,总之此时心里隐隐觉得,国人可能除了中医药,也许需要另外一种更需要的东西,趋以这种念头,我想写下本栏目中以后能看到的文字......

《黄帝内经》释义(11)

 《黄帝内经》释义(11)  六元正经大论篇第七十一参考译文(下)  辛巳年、辛亥年。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丙辛为水运,辛为阴年,故运少羽。水运不及,则克我之土的雨气乃为胜气,胜气之后,则我生之木的风气来复,此二年胜负之气相同。凡此二年,运气为寒,胜气为鱼,复气为风。  客运五步:初之运少羽,二之运太角,三之运少徽,四之运太宫,终之运少商。主运五步:初之运少角,二之运太徽,三之运少宫,四之运......

《黄帝内经》释义(10)

  《黄帝内经》释义(10)  六元正纪大论篇第七十一  黄帝问曰:六化六变,胜复淫治,甘苦辛成酸谈先后,余知之矣。夫五运之化,或从天①气,或逆天气,或从天气而逆地气,或从地气而逆天气,或相得,或不相得,余未能明其事。欲通天之纪,从地之理,和其运,调其化,使上下合德,无相夺伦,天地升降,不失其直,五运宣行,勿乖其政,调之正味,从逆来何?岐伯稽首再拜对日:昭乎哉问也此天地之纲纪,变化之渊源,非圣帝孰......

分页:«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xxxx-xxxx Your WebSite.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