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博览关于作者

《黄帝内经》释义(13)

      《黄帝内经》释义(13)  至真要大论篇第七十四参考译文  黄帝问道:五运相互交和主岁,太过不及交替为用,我已经知道了。六气分治一年中,主管司天在泉,其气来时是怎样的?岐伯再拜而回答说:问的多麽英明啊!这是自然变化的基本规律,人体的机能活动是与天地变化相适应的。  黄帝道:人体与司天在泉之气相适应的情况是怎样的呢?岐伯说:这是受自然规律......

《黄帝内经》释义(12)

     《黄帝内经》释义(12)  本病论篇第七十三  黄帝问曰:天元九窒,余已知之。愿闻气交,何名失守?  岐伯曰:谓其上下升降,迁正退位,各有经论。上下各有不前,故名失守也。是故气交失易位,气交乃变,变易非常,即四失序,万化不安,变民病也。  帝曰:升降不前,愿闻其故?气交有变,何以明知?  岐伯曰:昭乎哉问,明乎道矣!气交有变,是谓天地机。但欲降而不......

《黄帝内经》释义(11)

 《黄帝内经》释义(11)  六元正经大论篇第七十一参考译文(下)  辛巳年、辛亥年。厥阴风木司天,少阳相火在泉。丙辛为水运,辛为阴年,故运少羽。水运不及,则克我之土的雨气乃为胜气,胜气之后,则我生之木的风气来复,此二年胜负之气相同。凡此二年,运气为寒,胜气为鱼,复气为风。  客运五步:初之运少羽,二之运太角,三之运少徽,四之运太宫,终之运少商。主运五步:初之运少角,二之运太徽,三之运少宫,四之运......

《黄帝内经》释义(10)

  《黄帝内经》释义(10)  六元正纪大论篇第七十一  黄帝问曰:六化六变,胜复淫治,甘苦辛成酸谈先后,余知之矣。夫五运之化,或从天①气,或逆天气,或从天气而逆地气,或从地气而逆天气,或相得,或不相得,余未能明其事。欲通天之纪,从地之理,和其运,调其化,使上下合德,无相夺伦,天地升降,不失其直,五运宣行,勿乖其政,调之正味,从逆来何?岐伯稽首再拜对日:昭乎哉问也此天地之纲纪,变化之渊源,非圣帝孰......

《黄帝内经》释义(9)

  《黄帝内经》释义(9)  气交变大论篇第六十九  黄帝问曰:五运更治,上应天寿,阴阳往复,寒暑迎随,真邪相薄,内外分离,六经波荡,五气倾移,太过不及,专胜兼并,愿言其始,而有常名,可得闻乎?岐伯稽首再拜对日:昭乎哉问也!是明道也。此上帝所贵;先师传之,臣虽不敏,往闻其旨。帝日:余闻得其人不教,是谓失道,传非其人,漫泄天宝。余诚菲德,本足以受至道,然而众子哀其不终,愿夫子保于无穷,流于无极,余司......

《黄帝内经》释义(8)

  《黄帝内经》释义(8)  四时刺逆从论篇第六十四  厥阴有余,病阴痹;不足,病生热痹;滑则病狐疝风;涩则病少腹积气。少阴有余,病皮痹隐轸;不足,病肺痹;滑则病肺风疝;涩则病积,溲血。太阴有余,病肉痹寒中;不足,病脾痹;滑则病脾风疝;涩则病积,心腹时满。阳明有余,病脉痹,身时热;不足,病心痹;滑则病心风疝;涩则病积,时善惊。太阳有余,病骨痹身重;不足,病肾痹;滑则病肾风疝;涩则病积,善时巅疾。少......

《黄帝内经》释义(7)

  《黄帝内经》释义(7)  皮部论篇第五十六  黄帝问曰:余闻皮有分部,脉有经纪,筋有结络,骨有度量,其所生病各异,别其分部,左右上下,阴阳所在,病之始终,愿闻其道。岐伯对曰:欲知皮部,以经脉为纪者,诸经皆然。  阳明之阳,名曰害蜚,上下同法,视其部中有浮络者,皆阳明之络也。其色多青则痛,多黑则痹,黄赤则热,多白则寒,五色皆见,则寒热也。络盛则入客于经,阳主外,阴主内。  少阳之阳,名曰枢持,上......

《黄帝内经》释义(6)

《黄帝内经》释义(6)  痿论篇第四十四  黄帝问曰:五脏使人痿,何也?岐伯对曰:肺主身之皮毛,心主身之血脉,肝主身之筋膜,脾主身之肌肉,肾主身之骨髓。故肺热叶焦,则皮毛虚弱急薄,著则生痿躄也;心气热,则下脉厥而上,上则下脉虚,虚则生脉痿,枢折挈胫纵而不任地也;肝气热,则胆泄口苦,筋膜干,筋膜干则筋急而挛,发为筋痿;脾气热,则胃干而渴,肌肉不仁,发为肉痿;肾气热,则腰脊不举,骨枯而髓减,发为骨痿......

《黄帝内经》释义(5)

  《黄帝内经》释义(5)  疟论篇第三十五  黄帝问曰:夫痎疟皆生于风,其蓄作有时者何也?岐伯曰:疟之始发也,先起于毫毛,伸欠乃作,寒栗鼓颔,腰脊俱痛;寒去则内皆热,头痛如破,渴欲冷饮。  帝曰:何气使然?愿闻其道。岐伯曰:阴阳上下交争,虚实更作,阴阳相移也。阳并于阴,则阴实而阳虚,阳明虚则寒栗鼓颔也;巨阳虚则腰背头项痛;三阳俱虚,则阴气胜,阴气胜则骨寒而痛,寒生于内,故中外皆寒。阳盛则外热,阴......

《黄帝内经》释义(4)

  《黄帝内经》释义(4)  宝命全形论篇第二十五  黄帝问曰:天覆地载,万物悉备,莫贵于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君王众庶,尽欲全形,形之疾病,莫知其情,留淫日深,著于骨髓,心私虑之。余欲针除其疾病,为之奈何?  岐伯曰:夫盐之味咸者,其气令器津泄;弦绝者,其音嘶败;木敷者,其叶发;病深者,其声哕。人有此三者,是为坏府,毒药无治,短针无取,此皆绝皮伤肉,血气争黑。  帝曰:余念其痛,心为之......

分页:«12»

Powered By Z-Blog 1.8 Walle Build 100427

Copyright xxxx-xxxx Your WebSite. Some Rights Reserved.